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张向东 > 文章归档 > 2016年12月
2016年12月26日 21:35

晴天是好天气,雨天就不是吗?

晴天是好天气,雨天就不是吗?

那次是在法国,就在同一天里,我遇到了骑行路上所有倒霉的事:迷路、断链、下雨。

早晨出发时,天气尚好。轻松快骑,二三十公里转眼间就过去,路况不错,只是转上一条宽阔的公路后,身旁疾驰而过的汽车不断冲我鸣笛。开始,我以为那是打招呼,法国人对长途骑车的人总是很友善,我也冲司机挥手致意,后来才觉得有点不对劲,每个司机都边按喇叭,边挥手指向旁边的辅路。我忽然醒悟:我骑上高速公路了。

大部分国家的高速公路是没...

阅读全文>>
2016年12月22日 22:10

一包烟和全人类命运的故事

一包烟和全人类命运的故事

看过一场话剧,叫《哥本哈根》。

故事讲的是科学家海森堡和玻尔的灵魂对话,用不同的角度,演绎发生在哥本哈根的历史会面的各种可能。就是这两个人,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,海森堡为德国研制原子弹,玻尔为美国研制原子弹。这两个人在实验室中的成就,在相当程度上改变了1940年以后的人类命运。

海森堡是否刻意让德国的原子弹研制拖后?没有人知道。坐在观众席的那天晚上,我好像刚刚发觉,自己作为地球上几十亿分之一,要在多少...


阅读全文>>
2016年12月19日 21:42

《短暂飞行》|自行车vol.4

《短暂飞行》|自行车vol.4


​还有两辆自行车,是完全不能骑的。那是艺术家师进滇的作品,名字叫“影子” 。师老师用的是他特有的艺术语言,把两辆自行车的主要组件,分别用黑色和银色的金属丝缠绕,然后把自行车的实件去掉,两辆自行车就像对方的影子一样站立在那里,真与假,虚与实,时间与空间……第一次骑行法国回来,我在一个艺术展上遇见这部作品,就花费了比最贵的专业自行车还贵的价钱,买下了这两辆完全不可以骑的自行车。现在,它挂在北京“时差...


阅读全文>>
2016年12月17日 12:04

致敬刘金标先生

向勤勉工作至82岁的刘先生致敬,非卓绝之精神,不能为之。

向贡献数以千万辆计自行车于世界的刘先生致敬,非俊杰之才智,不能为之。

向创造了数万计就业岗位的刘先生致敬,非大洋大海之仁心,不能为之。

向73岁、80岁环台湾骑行的刘先生致敬,非全身心之热爱,无法为之。

刘先生创建捷安特,非只一家集团之功绩,实则创建了中国的自行车行业,泽及今日之同行诸人,向东亦为其一。我生也晚,骑车仅十载,入行近三年,愿以刘先生为榜样,努力前进。自行车终将成为文明之标尺,大放光彩。​

阅读全文>>
2016年12月16日 19:51

《短暂飞行》|自行车vol.3

《短暂飞行》|自行车vol.3

​2010年7月,我认识了Du,也就认识了死飞—Fixed Gear.

Du简直就是自行车的数据库和智能车床,我现在一想起他,眼前就是一个高高大大的帅小伙子,拿着一把扳手站在几辆自行车旁。

他的英文好得像母语,出国读书之前就可以做同声传译。那时候他在来自德国的死飞车的顶级高手伊泉(Ines Brunn)的店NATOOK里当店长,对各种死飞组件了如指掌,像个设计师和魔术师,一会儿工夫,就给你变出个你心里想的一辆自行车来。

Du自己爱自行...

阅读全文>>
2016年12月12日 22:23

《短暂飞行》|自行车vol.2

《短暂飞行》|自行车vol.2

家里书架上有一排专门摆放有关自行车的书,有一本画册,打开的时候,像打开一座宝藏的大门。书名叫:《CYCLEPEDIA—A Century of Iconic Bicycle Design》。

画册里收集了二百多辆充满灵感,漂亮到匪夷所思的自行车。更匪夷所思的是,这些车全部属于一个人。宝藏的主人叫Michael Embacher,网络上无他的其他资料,不知道Michael在建筑上成就如何,但在自行车的收集上,尚未听闻有人超过他。你要是不信,可以在他的网站(http://em...

阅读全文>>
2016年12月08日 19:38

《短暂飞行》|自行车vol.1

《短暂飞行》|自行车vol.1

学骑车,是少年礼。

在陕西乡下,小学升初中的暑假,是学骑车的指定时间,约定俗成。那时候,家里都买不起专门给孩子的自行车,统一用“28自行车”开练。一到暑假,打麦场上就能看见当爸爸的给孩子把住车后座,喊着“慢点慢点骑、快点快点踩、刹车刹车、后闸后闸”。过一会儿,一个新自行车骑手就诞生了,小脸蛋儿红扑扑地跨在自行车上,在村外马路上来来回回。妈妈不在村口喊着名字叫吃晚饭,肯定是不回家的。

学会骑自行车在那...

阅读全文>>
2016年12月05日 19:41

《短暂飞行》 | 承诺

《短暂飞行》 | 承诺

2013年5月13日晚上,我在Llao-Llao酒店里安顿下来。

那是阿根廷南部最好的酒店之一,就在莫雷诺湖(Moreno)和纳韦尔瓦皮湖(Lago Nahuel Huapi)交汇处的山顶上。白日里,在酒店的大部分窗口,都可以看到安静广阔的湖面,树林镶嵌在湖水的边缘。可惜,我去骑车的时节,已经是雨季。

抵达也是晚间,小雨又下了起来,什么都看不见。

穿着制服的服务生小心翼翼地接过沾满泥沙的自行车,帮我推去停在了行李间。我到房间洗过热水澡,...


阅读全文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