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张向东 > 文章归档 > 2010年04月
2010年04月28日 17:34

对不住,无所不能的韩小姐和朋友们

对不住,无所不能的韩小姐和朋友们

 

   今天返京,安检人员又一次好奇地摸我笔记本电脑上,盖住了IBM的红五角星。

   这就想起无所不能的韩小姐来。

 

   韩小姐是我的前任秘书。是她帮我把五角星完美地贴在笔记本上的,之前,她找了各种胶水,做了实验,最后才找到玻璃用的胶,工具不小,像支冲锋枪,不知道从哪里找了来,开车带到公司,帮我贴上,一直没有掉。大概回忆一下,这事好像是一月前,拿着五角星跟她随便比划了一下交代的。

   她是武汉大学硕士...



阅读全文>>
2010年04月28日 17:34

对不住,无所不能的韩小姐和朋友们

对不住,无所不能的韩小姐和朋友们

 

   今天返京,安检人员又一次好奇地摸我笔记本电脑上,盖住了IBM的红五角星。

   这就想起无所不能的韩小姐来。

 

   韩小姐是我的前任秘书。是她帮我把五角星完美地贴在笔记本上的,之前,她找了各种胶水,做了实验,最后才找到玻璃用的胶,工具不小,像支冲锋枪,不知道从哪里找了来,开车带到公司,帮我贴上,一直没有掉。大概回忆一下,这事好像是一月前,拿着五角星跟她随便比划了一下交代的。

   她是武汉大学硕士...



阅读全文>>
2010年04月27日 13:08

我们双升啦

我们双升啦

  2010年4月26日,3G门户网总部搬家到中华国际中心。

  多么开心啊!整整两层楼,桌椅舒适漂亮,位置宽敞, 9个敞亮的会议室,活动区那么大,还有休息区要摆上新款手机给大家玩,各个中心的墙壁都可以随时写想法,到处都有绿色植物。。。

  搬家的主题叫“双升”,猜一下,为什么呢?

  我们公司像是大学,团队年轻,有活力,鼓励学习。大学时候大家都有必修课,比上课都重要,就是打扑克,双副升级几乎所有人都玩过,包括公司...

阅读全文>>
2010年04月27日 13:08

我们双升啦

我们双升啦

  2010年4月26日,3G门户网总部搬家到中华国际中心。

  多么开心啊!整整两层楼,桌椅舒适漂亮,位置宽敞, 9个敞亮的会议室,活动区那么大,还有休息区要摆上新款手机给大家玩,各个中心的墙壁都可以随时写想法,到处都有绿色植物。。。

  搬家的主题叫“双升”,猜一下,为什么呢?

  我们公司像是大学,团队年轻,有活力,鼓励学习。大学时候大家都有必修课,比上课都重要,就是打扑克,双副升级几乎所有人都玩过,包括公司...

阅读全文>>
2010年04月22日 13:07

Hi,落伍的上海

Hi,落伍的上海

    Hi,落伍的上海。
     ----这次我和上海这样打招呼。我不是来奚落上海的,我希望这个国际化的大城市,正视自己在手机

互联网上的尴尬现状。


    对照上海在中国城市、地域的影响力排名,人均收入排名,GDP等等,在手机互联网上,上海很尴尬。

它的流量份额远在前十名之外,在这座城市的用户渗透率上,更是远低于广州、北京,甚至远低于邻近

的浙江、江苏。


    还有数据无法显示的落伍。比如人们对手机的理解程度,当...



阅读全文>>
2010年04月22日 13:07

Hi,落伍的上海

Hi,落伍的上海

    Hi,落伍的上海。
     ----这次我和上海这样打招呼。我不是来奚落上海的,我希望这个国际化的大城市,正视自己在手机

互联网上的尴尬现状。


    对照上海在中国城市、地域的影响力排名,人均收入排名,GDP等等,在手机互联网上,上海很尴尬。

它的流量份额远在前十名之外,在这座城市的用户渗透率上,更是远低于广州、北京,甚至远低于邻近

的浙江、江苏。


    还有数据无法显示的落伍。比如人们对手机的理解程度,当...



阅读全文>>
2010年04月16日 13:16

未用的哀伤(by沈颢)

未用的哀伤(by沈颢)



玉树地震,让我想起《十三亿》未被选用的封面,和沈颢为《十三亿》写的第一个序。

封面是闫实的设计,他说,我们这些人,不都是被一阵风吹跑的蒲公英吗?

沈颢的这个序,被我否了,说太悲了,做书的序不合适,后来他写了《一人一条路,一走了之》调调还是悲的,对无望的接受。

4月13日晚上照常入睡,却没有见到4月14日太阳升起的人们,安息。

(沈颢 21世纪经济报道发行人)


哀悼日
(沈颢  2008-5-22)

太多的白色,眼睛...





阅读全文>>
2010年04月16日 13:16

未用的哀伤(by沈颢)

未用的哀伤(by沈颢)



玉树地震,让我想起《十三亿》未被选用的封面,和沈颢为《十三亿》写的第一个序。

封面是闫实的设计,他说,我们这些人,不都是被一阵风吹跑的蒲公英吗?

沈颢的这个序,被我否了,说太悲了,做书的序不合适,后来他写了《一人一条路,一走了之》调调还是悲的,对无望的接受。

4月13日晚上照常入睡,却没有见到4月14日太阳升起的人们,安息。

(沈颢 21世纪经济报道发行人)


哀悼日
(沈颢  2008-5-22)

太多的白色,眼睛...





阅读全文>>